智利伊基克华人今昔

发布时间:2019-11-18   转载请注明:http://www.whyprm.com/zhilizuqiu/2019/1118/1875.html 
字号:

  在随后的10年时间里,Soria还游说南美各国,实施他的横跨南美的公路和铁路计划,以减少南美中部国家将货物运抵太平洋的时间。

  交通是自贸区最大的优势之一。由于伊基克地理上同阿根廷、玻利维亚、秘鲁、乌拉圭、巴拉圭和巴西的陆地交通极为方便。以ZOFRI为圆心, 1000公里为半径的圆周内,可到达秘鲁的阿雷基帕和塔克纳,玻利维亚的拉巴斯、科恰班巴、奥鲁罗、圣克鲁斯、苏克雷和波多西,阿根廷的胡胡伊、萨尔塔和吐库曼等重要南美城市。

  在上世纪70年代,这里曾是一座贫穷的南美小镇,军人出身的智利前总统皮诺切特却对它情有独钟,在任期间设立了ZOFRI自由贸易区。ZOFRI自由贸易区始建于1975年6月,1976年5月正式启用,内设3万平方米零散消费商场和超过200公顷的交易服务区。这里拥有超过40家的商店、各大银行的分行和钱币兑换处等,基础设施完善。

  1860年,侍王李世贤率领的太平军遭清兵剿杀,幸存者唯一的生路就是被卖到国外当“契约矿工”。为了活下来,数万名太平军官兵,连同他们的亲属,远渡重洋被运到了现在的伊基克,从事挖鸟粪和硝石的艰苦营生。

  目前,伊基克不少地方仍然处于封闭状态,电力维修和道路清理工作在进行之中。华商们仓库的维修工作需要很长时间,他们正在和政府及各方协调,以尽早恢复营业。

  据说当时的智利政府为了感谢这批太平军的贡献,决定将伊基克赠给他们,并成立一个自治镇,条件是继续帮助智利攻打秘鲁。但太平军不愿意继续为异国当炮灰,他们没有接受智利政府的条件,而是甘愿融入当地社会,于是,便保留下了伊基克这座城市。

  伊基克一开始并没有受到上天的眷顾,这是一座被沙漠和海水包围的城市,它的另一个外号叫做“旱城”。在上世纪60年代,伊基克土地贫瘠,经济落后,交通不便,海拔5000多米的安第斯山脉成为了伊基克和周边国家玻利维亚、阿根廷以及巴拉圭交通往来的巨大障碍。

  1868年,太平军按智利军队的要求展开军事行动。他们没有按照智利军事顾问的要求按西方编制进行改编,而是采用太平军的方式建立了两个军,并设立师帅、旅帅、两司马等太平军官职。他们先是在著名的波内达要塞伏击战取得胜利,随后又在塔克纳和阿里卡两次战役中配合智利军队彻底打败了玻秘联军。战争的最后,智利军队取得了胜利。

  “中国人到那里投资的最大优点就是运往那里的商品除了仓储费、搬运费等,不收任何关税。”一位华商表示。

  李老太是广东中山人,年纪轻轻就跟随丈夫去智利发展,尽管在当地居住多年,但她仍然能说一口流利清晰的粤语,看得懂繁体中文字。和她截然不一样的是年仅五岁的孙女,虽然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孩子,但早已被当地同化,她能断断续续听得懂长辈说的粤语,但是大部分时候只能说智利当地的西班牙语。她的名字也完全地西班牙化,没有中国的传统姓氏。

  这里仍保留着很多中国的风俗和习惯,甚至语言。在这里,中餐馆用当地的语言发音叫做 “其发”,据说是从广东话“吃饭”演变而来的;馄饨则被当地语言称为“完蛋”,据说是浙江话“馄饨”演变的。

  现在的伊基克已经建立了三条公路网,两条重要的铁路系统、三个重要港口以及一个智利最大的国际机场,它将拉美国家3亿人口连接在了一起。这座城市可以直接停泊从亚洲来的航班以及来自巴拿马的轮船。伊基克的目标是通过大规模的交通建设,将伊基克建设成为亚洲商品进入拉美的门户。据说,伊基克政府正在考虑建立一条北京一洛杉矶一伊基克的航线,让北京到伊基克航程控制在19个小时之内。

  华人“猪崽”的悲惨命运在1866年时出现了转折:当时智利和秘鲁、玻利维亚发生了硝石战争,这些太平军余部推举湖南人翁德容和广东人陈永碌为领袖。智利西拉皮佐少将任命翁德容为少校,陈永碌为上尉,将太平军武装编成智利第6边境纵队“褐衣军”,命令他们协同智利军在秘鲁塔拉帕卡省作战,占领莫克瓜,并和智利军一道攻取伊基克。

  食品和日用品一度出现短缺,不过并不严重。“地震后,政府和军队迅速接管了当地的超市、加油站和自贸区,民众们都很有序地排队,没有出现激烈的哄抢现象,政府提供的临时避震场所也比较好,而且特别考虑到带孩子们的家庭,有专门的儿童游乐区。”一位在伊基克做生意的中国人在网上表示。

  要不是因为4月2日那场罕见的8.2级强震,恐怕很少有人听说过伊基克,这座智利城市刚好位于地震的震中。然而可能更不为人所知的是,伊基克不仅拥有南美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而且还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华人天堂”,在这里,将近1/4的当地人口拥有华人血统,华商是商业的主角。

  “我也经常遇到地震,而且基本发生在夜间。有几次大震,感觉什么东西都在摇晃,将我震醒。我和同事最初都会不顾一切地跑下楼去,找空地躲避,但每一次都看不到当地人慌乱地跑动,大地仍是静悄悄的,邻居都在嘲笑我们的‘大惊小怪’。后来,我们习惯了,也不往外跑了,继续睡觉,权当睡的是婴儿的摇篮。“一位在伊基克工作了将近一年的中国某贸易公司经理回忆道。

  自此以后伊基克迅速崛起,成为智利人口超过20万的重要城市。2007年,伊基克市与中国广西南宁市正式签约为友好城市。

  和大部分在伊基克的华人一样,李老太家主要从商。她的家庭也是当地华人世界的小小缩影。

  地震发生后,当地华人们的人身安全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是财产损失却相当严重。受强震的影响,不少华商的商铺和仓库损毁严重。一名在伊基克ZOFRI自由贸易区内的华商的仓库就在地震中遭到严重的破坏。“地震发生的时候,我们仓库的屋顶的焊点松动,整个房顶都落了下来。整个损失我估计有8万-10万美元。这还仅仅是建筑的损失,里面货物的损失现在我们还没有办法去估计。”他说道。

  时至今日,伊基克人仍对中国人十分友好。据说今天的伊基克当地人口中有1/4的人有华人血统,曾任伊基克市常任副市长的卡拉斯就是一个广东后裔。他虽然不会讲汉语,却认同中国文化。他曾数次自费来中国,追寻先人的足迹。

  这座城市位于阿塔卡马沙漠北部的关塔哈亚山麓的一个半岛上,是智利北部太平洋601099股吧)岸港市,塔拉帕卡第一大区和伊基克省首府,距首都圣地亚哥1800公里。

  不过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住宅并没有遭受太大的影响,少数住宅虽然出现了严重的裂缝,但是并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1964年,民选市长Soria上台,他希望打破这种交通障碍。在他任职期间,他促使政府在玻利维亚和智利边境上修建低海拔公路。

  伊基克华商早期为广东人,生意也以经营广东餐饮为主,不过2000年后,华商大多为江浙人,主要经营进出口贸易和旅游业。

  如今,伊基克是中国商品进入南美市场的重要中转地,自由贸易区ZOFRI内聚集着大量的中国商人。伊基克的2300家国际公司中,有50家由中国人开设。中国人如果来智利经商,首选也一定是ZOFRI自由贸易区。

  ZOFRI也是智利北部唯一免税的购物中心,商品在这个自由贸易区储存时,可以享受到无限期免除进口关税和附加值税的待遇,而商品的储存、运输以及将产品卖给智利和其他国家只需支付它的最终加值税。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马尔代夫建筑
印度明星
利比亚科学
英格兰联赛